所有分类
  • 所有分类
  • 问答

兰州早教机构(幼儿园之前谁来带娃?想要幼有所“托” 他们有话说)

生不生孩子?生几个孩子?本来是小两口或者家庭要思考和面对的事,而现如今,随着老龄化和生育率下降,已经成为整个国家都在关心的事,其中一个相当重要的环节是生了孩子,在送幼儿园之前谁来负责照看?一定程度上,带娃难是职场夫妻不敢生、不愿生的重要原因。全社会该如何协调这件事?《新闻周刊》本周视点关注:幼儿园之前谁来带娃?

39岁的李英,和丈夫都在成都一家建筑企业工作。由于丈夫负责的项目在外地,所以家中的两个孩子平时都是李英照看。这天一大早,李英就带着小儿子去了单位。因为提前一天跟单位工会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,协调之下,单位食堂为她准备了早饭。

在照顾孩子的情况下,即使有人帮忙准备了早饭,吃完这顿早饭,也要花费一个小时的时间。李英表示,大多数的早上,是自己既要做饭又要照顾孩子。

李英:生完二孩以后,我明显感觉精力不够了,可能许多二孩妈妈都有同样的感受。当妈以后感觉自己越来越强,不是用女强人来形容,可以用女超人了。

李英说,虽然单位给了158天产假,但是对于仍在哺乳期的她来说还是不太够用,哺乳期照顾孩子的突发状况有很多。

李英:公司也考虑到这个问题,所以可以把小朋友每天一个小时的哺乳假,把小朋友接到项目上或者是提前下班。现在刚好1岁零8个月,他正是到处跑,对什么都很感兴趣的时候,所以必须一个大人陪伴。

根据李英所在的这家建筑公司统计,类似李英的双职工家庭,公司内共有60户,覆盖了25个项目,由于项目都分散在全国各地,对于哺乳期的员工,公司除了对其调岗到相对轻松的工作岗位外,还有一个就是在哺乳期相对集中的项目所在地,设立“妈咪宝贝屋”。本周五,公司对“妈咪宝贝屋”进行了升级,配置婴儿床和婴儿座椅,开辟出了休息区。

建筑公司工会副主席高照峰:我们公司通过拨付资金出政策的方式,积极为项目部扶持“妈咪宝贝屋”和母婴室的建设工作,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,让孩子得到更健康的成长。

李英所在公司是四川省内工会制度非常完善的大型企业,对于哺乳期职工有着相应的照顾政策,其中有着配套的母婴空间,以及相对较长的产假休息时间。

然而广东省推行的“妈妈岗”,虽然产假休息时间相对较短,但其随时可以请假的便利,更是引起了大家关注。广东省人社厅近期发布了关于推行“妈妈岗”的就业征求意见稿,其中对于新提出的“妈妈岗”给出了明确定义,“妈妈岗”主要用于吸纳法定劳动年龄内对12周岁以下儿童负有抚养义务的妇女就业,以此来帮助需要照顾孩子,又有着工作需求的妈妈们。广东省中山市的一家工厂,就根据“妈妈岗”的设定转岗了一批员工,30岁的梁雪红就是其中之一。

梁雪红有四个孩子,已经在这家工厂工作三年的她,因为双胞胎女儿还在哺乳期,原本只能在家带孩子。得知工厂设立了“妈妈岗”后,便跟厂里商量转岗。

“妈妈岗”员工 梁雪红:因为我休完产假回来才调到三楼来的。我没来这里之前都去找过工作,很少有八个小时不加班的。

梁雪红说,虽然转岗后工资不如以前,但是对于家庭来说还是可以贴补一部分开销。

“妈妈岗”员工 梁雪红:大概是两千元左右。我们有时候都是请假,有时候小孩不舒服,所以我们请请假都是两千元左右,够自己花。

设立“妈妈岗”之前,梁雪红所在的公司曾经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,发现部分求职者因为要照顾小孩上学,不能适应工厂的常规工作时间及加班。这也是公司“用工荒”加剧的重要原因。

中山市悦辰电子实业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余清:我们现在公司总的人数一般在1000人左右,女士占70%以上,长期稳定这个比例。“妈妈岗”在岗人数,我们现在统计的是278人,“妈妈岗”一线占到我们用工大概是30%至40%之间。待遇方面是五险一金,全部都齐备。

工厂负责人表示,针对“妈妈岗”的设立,当地政府出台了18条政策,其中就有对用人单位的补贴政策,符合“妈妈岗”的用人标准,补贴每人每月400元。政策出台后,解决了企业的一部分用工成本压力,还解决了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的家庭工作需求。

中山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就业创业科科长 何凌川:我们在今年的7月份也准备对“妈妈岗”政策进行优化,主要就是针对设岗的范围进行调整,从原来的针对照顾12周岁以下儿童的妈妈,扩大范围到爸爸。进一步扩大政策的覆盖范围。

在托幼机构还不太普及的情况下,相当多的孩子只能委托父母的父母们,也就是老人来帮忙,但其实这也有很多条件要满足。三岁以下的托育机构,现在发展得怎么样了?能给年轻的父母多一条宽一点的路吗?

工作日上午,家长们照例送孩子来到幼儿园,不同之处是,这群孩子尚未达到幼儿园小班的入学年龄。但得益于该幼儿园面向3岁以下孩子开办了托育班,忙碌在职场上的家长们有了托育的新选择。

上海市静安区延长路东部幼儿园园长 林丽:大年龄的小朋友会表达,他如果今天不开心了或者碰到什么问题,他会跟爸爸妈妈说,但是我们托班不会。这么小的孩子,他们的生活照料肯定非常重要。

该幼儿园的托育班,每20名孩子配备了2名幼师1名保育员,幼师们不承担明确的教学任务,但要保障好孩子的安全和健康,也要照顾到他们的情绪和个性化需求。

上海市静安区延长路东部幼儿园园长 林丽:更多是顺应他们的发展,比如有些孩子来的时候,他午睡一定要拿一样他喜欢的东西,我就不能说不可以,而是应该觉得对。我们先跟着家庭的教养模式,所以我们托班孩子,每个孩子入园前都会有家访,我们每一个孩子的发展,都有一个个性化的档案,我们定期把个性化档案可以给到家长。

其实早在11年前,这家幼儿园就办起了托育班,发展至今,已有60个托位的规模,按照上海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,每人每月仅收取225元保育费,普惠地服务着周边有需求的家庭。对幼儿园来说,接收了孩子也意味着要承担责任,如何让家长放心,该幼儿园还在细节处下了功夫。

上海市静安区延长路东部幼儿园园长 林丽:我们尽量让家长们能够看到孩子们在园的一些情况。当我们把门关起来,不让家长走入园所的时候,其实他是有点担心的,入园前两个星期里,我们都是允许家长进入到我们幼儿园,陪在孩子身边的。比如说他是中午来的,我们请他品尝我们幼儿园的午餐。我觉得那个时候印象比较深的,就是家长来了以后,就跟我们提出,这个饭我觉得有点硬,是不是可以更加软一些。所以我觉得家长能够作为一个监督者、评价者,可以更好地让我们的保教质量有所提升。

在这家幼儿园中,托育班的孩子以2至3岁居多,且每天到来的孩子也相对固定。除此之外,该幼儿园还开设了主要面向2岁以下孩子的托育“宝宝屋”,在家中突发急事时,能进行更为精细化的临时照看。目前,上海全市近1000家幼儿园都开设了类似托育班,占到了全部幼儿园的60%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熊丙奇: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幼儿园的资源,向三岁以下的孩子提供托育,因此这个时候要衔接。可以注意到幼儿园是教育部门在管,托育是卫健部门在管。我们的教育和卫健部门要携起手来,建立一个托幼一体化的统筹机制。

胡女士是一名职场白领,大女儿上小学三年级,小儿子要到今年九月才能上幼儿园小班,托育班对于这样的双职工家庭而言,有很大帮助。

托育班孩子家长 胡佳寅:之前可能孩子一发烧了,我立马就向公司请假之类的,现在的话有时候会觉得很难,这种时候会让我觉得心里有一些难熬的地方。如果聘请一些家庭的保姆或者育儿师来带,在上海市区现在可能要八九千一个月甚至更高。相比而言,托育机构要比请一位育儿师更加便宜一些。

养育好子女,对每一个家庭而言,都付出了不少的心血,建设一个生育友好型的社会,还需要直面宝妈宝爸的实际困难,提供好更具针对性的公共服务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熊丙奇:其实我们发现每个家庭需求是很多的,尤其是我们0到3岁这个区间,有很多不同的需求。0到1岁这块,我们基本上还是鼓励家庭来照看孩子,有条件的家庭还是把孩子放在家里面进行照顾。我们在国际上有一个做法,就是给这样一些家庭,一方面我们延长产假,另外就是要给他一定的育儿补贴,由此来解决自己在家里面照顾孩子的问题。1到3岁的孩子,从国际社会上来看,基本都是由托育机构来提供托育,这个阶段其实就是要把托育纳入政府的财政预算,加强投入。

幼儿园之前,孩子的照看问题其实不是小事,众多国家的经验表明,这是所有支持生育政策中作用最大的。托育机构是不是让人放心?现在托育师这个职业发展得怎么样了?要想发展普惠的托育事业还有哪些难点需要攻克?

托育师 梁禄莲:现在我们班上有15个孩子,最小的一个小女孩只有1岁6个月,大一点的孩子是2岁10个月。按照国家的要求,1到2岁的孩子,1个老师可以照顾5个孩子。我们有3个老师在进行专业照护。我叫梁禄莲,今年36岁,是黑籽儿普惠托育园的保育老师,同时也是一位二孩妈妈。

早上8点前,将自己4岁的小女儿送往附近幼儿园后,梁禄莲回到托育园,开始迎接来自周边小区要在这里度过9个小时左右的宝宝们。

和多数家长一样,很多困扰在六年前就缠绕着从外地来成都务工的梁禄莲一家。无奈下,她放弃了本科毕业后在药企的工作,成为一位全职妈妈。初为人母,老人在老家无法帮衬,这对她来说是不小的挑战。

托育师 梁禄莲:大女儿出生以后,平时在教养方面,我觉得也有很多困扰,起初都是在网上了解一些育儿信息,但是有时候发现这些信息好像不是很全面,也不够科学。一个机会我就了解到有保育员这样一个职业,经过了学习、培训、考核之后,拿到了保育员的证书。

去年,托育师和保育师被纳入《职业分类大典(2022年版)》生活照料服务人员一类中,成为新型职业。而国家对于托育机构的托育师要求,比幼儿园老师要更高一些。除了有最基本的教师资格证之外,还要能掌握婴幼儿日常生活保健护理知识,也能够针对0岁至3岁婴幼儿思维、语言、社会交往等特点科学培养。有了两次带娃经验,再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正式培训,梁禄莲很快成为一名职业托育师。

托育师 梁禄莲:平时我们接触到的孩子都是0到3岁的,他的情感表达还有认知都是有限的,所以说我们会考虑孩子的年龄特点和个体差异,从不同方面对他们进行科学引导。孩子都比较小,有的还不会说话,或者是牙牙学语。所以说我们必须有爱和耐心。父母把孩子们送过来,对我们是放心的,也是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。

事实上,当前社会对托育机构的认识不足,信任不高,也造成托育师的身份认同感比较低。以至于在招聘人才方面,托育机构难抵幼儿园以及早教机构的吸引力。此前,杭州兰州等城市曾将育婴师、保育员等纳入本市急需紧缺职业工种目录。今年厦门还提出,育婴师、保育员培训补贴标准比普通职业工种提高了20%。

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宋健:我觉得职业托育师的出现,是要解决两个问题。一个是解决家庭婴幼儿照料的后顾之忧,第二个是为社会提供更多就业选择。从人口学视角来看,中国人口形势总体上总量压力和结构挑战并存,托育师这种新职业新业态就会为就业提供更多可能性。这个行业的需求一直非常旺盛,但是有点良莠不齐,比如说对孩子的照料可能因为不谨慎发生各种意外,总体上托育师的行业应该还是处于起步阶段。

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,我国有超过三成的婴幼儿家庭有托育需求,但入托率仅为5.5%左右。与经合组织国家的入托率平均值33%左右,有所差距。与幼儿园相比,托育服务行业处于起步阶段,未来要让其惠及“寻常百姓家”,还需社会更多探索。

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宋健:托育服务需求是家庭中孩子养育教育的第一阶段需求,会通过影响家庭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左右未来的出生人口数量。所以在这个意义上,当前的托育服务发展决定了未来生育率能不能有效提升,要科学评估托育服务的需求量,要多渠道提供普惠托育服务,当然增加供给政府要起主导作用,鼓励多主体创办托育机构尽量合理降低托育价格,满足家庭的托育需求。第二个也不能忽视,就是要因地制宜,因为我国托育服务需求是在动态变化的,要探索不同地区的科学特色服务模式。

生育率下降,不愿生的背后,很多时候不是不想生,而是不敢生,怎么让大家敢生、想生?这是全社会得努力的事,而且还不能努力得太慢,要又快又好。

编辑:郑健龙

来源:央视新闻客户端

声明:西奥网的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 金羊网 所有,原文出处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 415903831#qq.com 删除。

声明:西奥网的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,版权归原作者 所有,原文出处。若您的权利被侵害,请联系 415903831#qq.com 删除。本文链接:http://www.cqkkjn.com/23308/

0
广告位招租

评论0

显示验证码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